让我们的青春不毕业

时间:2017-01-06 18:25点击:
  

 不久之后,你丧失了在自习室里学习的资格,丧失了在校园里安闲散步的资格,丧失了原有的学生青涩,学生证、校园卡、寝室的钥匙……一一被时间这把杀猪刀割去了青葱的嚎啕,你把什么张永乐高数、张剑阅读、和政治辅导书统统地撕碎,也把什么中公的公务员和事业编的辅导书、银行从业资格复习书毫不留情地从六楼甩下一楼,甚至也像去年那些前辈们那般,学长穿上蹩脚的婚纱在大学的每一处角落撇下依依不舍的“倩影”,六朵姐们花穿上美丽的婚纱把“一生的初夜”嫁予难以忘怀的青春。其后,在照相机定格你们把学士帽扔向天空的刹那,你能够听见来自亚洲最宏伟最高耸最顶尖的大门里每一块砖的鲜花和泪水、阳光与尘埃、还有那一帘帘无尽的沉默……

  不久之后,你走在横跨东西校区的彩虹桥上,走在这座走了四年的“鹊桥”上,突然,想起第一年读过的那篇《北方的河》,“理想失败、幻灭、热情、劳累、感动、鄙夷、快乐痛苦,都伴和着那些北方大河的滔滔水响,清脆浮冰的击撞,肉体的痛感和感情的磨砺,一起奔流起来,化成一支持久的旋律,一首年轻热情的歌”,呵!这北方的河岂不是这幻想的河,热情的河,青春的河吗?蓦然回首,这不是康桥,而是站在一方被誉为“江北明珠”的沃土上,你挥一挥衣袖,自然也无法带走一片云彩,但你带走了四年的记忆,那些亲情,那些友情,还有那些爱情……

  不久之后,当你最后一次坐在宽敞的教室里听课时,你一定会想起许多老师的声音。或许,这些老师并不记得你,但你一定会记得是谁教会了你“微笑曲线”、报酬递减规律和边际效用,是谁让你知道了熊彼特、明茨伯格、德鲁克和彼得*圣洁,又是谁曾说过,“一个人是对的,这个世界就是对的”。当你最后一次停在女生宿舍楼下等女朋友时,你早已不像以前那么迫不及待地唤她下来,而是心有灵犀地清楚她一定知道你已在楼下。纵然你并不那么肯定未来的自己是否趟着她的眼泪回家,但你知道,那一刻,你必须郑重地向她表明自己的决心、希望和未来;当你最后一次在与同处四年屋檐下的舍友开怀畅饮时,你把所有的伪装、所有的牵强和所有的不虞一一搁置在遗忘的伤逝里,一杯又一杯,一瓶又一瓶,然后,又忘了是谁提议去唱KTV,随后,便满声附和。那一夜,你醉了;那一夜,你哭了;那一夜过后,你告诉自己,——“我毕业了!”

  不久之后,也便是一年之后,我变成了你,变成了如今的你,变成了毕业的我……

  又是一年毕业季,校园中充满了感伤和兴奋,笑容忧郁。伴随着深深浅浅的记忆,忽然,对冈林信康的歌词深有所感——

  是呵,我就是我

  我不能变成你

  就连你在那儿独自苦斗

  我也只能默默地注视

  仿若牵强的笔尖描述演绎在他人生命中的那些悲凉、那些幸福和那些阡陌,“我又不是你的谁,不曾带给你安慰”,有人说:“每个人的内心深处都有一道死胡同,你走不进去,我又走不出来”,因此,我双手一摊,无奈地摇头,摇头,摇头。

  我一向不喜欢问学长学姐的去处,但是,我常常问,“这四年,你有什么收获呢?”因为,人生类似一种体内DNA的双螺旋结构,徘徊永远,永远循环,没有哪一种选择能够正确到底,研究生也罢,公务员也罢,自由职业者也罢,没有谁能够拥有足够的勇气断言这究竟是对是错,如同方方《风景》中的七哥,他常常说,“谁是好人谁是坏人直到死都是无法判清的”,你和我,依旧是幼稚而浅薄得像每一个活着的人,因此,我不问这类问题,除了避免明年的自己遇到这番尴尬,还有其本身便存在着无知的缺陷。但是,“每一段路程,皆是一种领悟”,校园的阳光、阴雨、清风、日月……和着我们的呼吸,随着我们的脚步,望着我们的影子,一起走过了四年,走过了四个三百六十五天。我从不相信没有人不曾有过收获,亦不相信有人会丝毫未变,尽管他(她)无法感知,但他们的亲朋好友一定会感叹,“四年的时间,你变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特别推荐
热点内容
联系我们
本站部分资源来自互联网,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核实后会及时删除
联系人:QQ/邮件(请注明来意)
Kmgog@baidu.com
友情链接:
  • ag88环亚真人娱乐